行业资讯
Company News
来日方长,让我们每天都脚踏实地|汽车商业评论2021年元旦献词
这是2020年7月15日出版的汽车商业评论杂志上的“贾可致读者”文章《来日方长时不常》,只是它一直未发表在互联网世界。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博士提出,就用这篇年中发表的文章作为2021年元旦献词,他觉得非常贴切。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汽车商业评论杂志和大家一样,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全球瘟疫大流行的考验,但和全球抗疫的中国版本一样,我们在最初的迷茫和恐惧之后,很快就以最勇敢最果断也是最智慧的态度面对现实,并有了累累硕果。
2020年4月16日,贾可博士率领汽车商业评论和汽场两大团队展开了后来一共为期100天的“不负时光,不负初心——贾可行”,纵横南北东西的中国汽车界,赢得了业界广泛关注,而我们也收获了对行业更深刻的认识。这篇代元旦献词就是这次行动结束后的一个总结,至今读来令人感慨,相信也非常符合大家对过去这一年面对危机时的自我反思和认知,这种认识也将有益于新的一年,以及未来的许多年。
“贾可行”之后,汽车商业评论团队除了正常出版杂志和日常的汽车商业报道之外,我们在2020年8月率先在武汉召开了汽车界最为盛大的“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这甚至让武汉的出租车司机都为之振奋,当然也让我们自己感到骄傲。随后,我们在11月又举行了让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同样振奋的“中国汽车供应链峰会”和规模空前的铃轩奖盛典。
最后在2020年12月,我们又在北京汽车博物馆举行了一年一度世界级的中国汽车产业年度贡献奖——轩辕奖的第八次颁奖典礼。我们选出了两大中国年度汽车,这个结果的得出经历了艰难的挑战,但同时也向世界证明了中国汽车已经处在了不断向上挑战世界的新的拐点上,这是“了不起的中国车”。
就在这次轩辕奖颁奖典礼上,以“穿越2020”为主题,作为轩辕大学导师,贾可博士发表了《我重新认识世界的十个看法》的跨年演讲。
以成就新汽车人为宗旨的轩辕大学是贾可博士率领新的团队在2020年3月开始的另外一场中国汽车产业的新的长征和尝试。在贾可和赵福全的2020-2021跨年对谈中,赵教授说:“未来不是你用了多少资源,而是你能够发现多少资源,组合多少资源,最后让资源形成合力,产生化学反应。从这个角度来讲,你办了这么一个大学,我认为就是在把社会上一些对产业发展有重大价值的资源组合起来,虽然可能没有任何一个汽车学院,或者一个大学能拥有的全部资源。”
而贾可博士在《我重新认识世界的十个看法》的跨年演讲中提出的看法,我们认为同样可以作为汽车商业评论元旦献词的内容。这些看法高屋建瓴,最后落到汽车业的实处,属于对2020年感悟的真知灼见。比如第二条:不惜一切代价实际是最小的代价。关键时刻小我确实要让位于大我。这意味着奉献;比如第五条:全球化不可阻挡,但不可能有彻彻底底的全球化。世界不是那么平的。这意味着自立;比如第十条:习学相间,教学相长,洞见不偏见,跨界不越界,生态化反不闭门造车,这意味着开放。
以下就是这篇题为《来日方长时不常》的“贾可致读者”,当时文章的副标题是:特殊时期的田野调查和领导人访谈,一份留给未来的备忘录。你们看看用它代2021年汽车商业评论元旦献词是不是非常合适?
2020年7月14日晚上,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尤峥套用一首诗为终于结束的“贾可行”总结:“来日方长时不常,长江滚滚江中郎,葡萄美酒悲欢面,金戈铁马浮脸庞。”经历过新冠疫情特别是在武汉经历这样灾难的人们,难免不会被触动心弦,然后真正思考我们该怎样度过我们的人生?
“贾可行”可以说是汽车商业评论和汽场APP于2020年上半年完成的一件先前从来没有预想过的事情。我把它称为“田野调查”。学术的说法是,“田野调查”即指所有实地参与现场的调查研究工作,它是来自文化人类学、考古学的基本研究方法论,即“直接观察法”的实践与应用,也是研究工作开展之前,为了取得第一手原始资料的前置步骤。我的说法是,我想给未来的汽车史留下这个新冠疫情特殊时期中国汽车界的第一手资料,包括领导人的所思所想所为。这和我2006年启动中国汽车口述历史栏目的初衷一脉相承。当然,也能为我们判断当下中国汽车产业的走向提供一份重要的依据。
汽车商业评论通过6月和7月的两期杂志记载了“贾可行”(可惜的是还有一些重要访谈因为篇幅等关系不刊登),那基本上是原汁原味的实录,可以最大程度地给我们留下进一步研究的材料。这里我想摘录一些供大家在进一步阅读前参考。
在长春,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对于疫情的认识是,一家大型的企业,最终要的是防范好战略风险,而战略需要十年战略,五年战略,三年战略进行规划;其次,保证正确的道路也十分重要。对于在车市受到重挫但一直高歌猛进的红旗品牌,他则说:“我觉得你们太小看红旗了,取得这一点成绩,小小的进步,你们就认为那个了,不值得吹,不值得喝一壶酒庆祝一下。” 你不得不佩服他的战略定力。
同样有这份定力的是吉利CEO安聪慧。他表示,疫情没有让他们原来已经制订的战略发生变化,只是在具体战术方面以及管理方面做一些适应的调整,因为吉利对于2019年、2020年的形势的判断在2018年就已经有了。“吉利所有今天形成的东西不是今天考虑就做就决定的,根本的问题是解决真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开发出客户需求的产品,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是正确的废话,但实际上有几人能真正领会?这就想我们创办成就新汽车人的轩辕大学,并非是疫情时期的突发奇想,只不过疫情让我们加速了进程。
在合肥,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让我们有重新的认识。这个最近两年饱受舆论折磨的国企领导人显示出了企业家的气魄。他说:“你只能说江淮虽然企业不大,未必有名,还是很有远见,真有实力的。这个风险我就敢担,人家说不行我说一定行,我是源自于对我的一种自信。……,我们说,骨子里,今天你发现安徽人,他们不是能搞大包干,只会搞大包干的,他们从骨子里有一股劲,就敢为人先。所以你们谁都不收留李斌,我就愿意跟他干,谁都不收留李斌,合肥市收留。”
这种企业家的精神我们在上汽通用五菱看到了。5月底,“贾可行”来到柳州,与上汽通用五菱副总经理、技术中心主任练朝春面对面交流时,我们才真正知道五菱造口罩、造口罩机的过程有多曲折。“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绝不是一句轻松的口号,它背后是五菱人在疫情中争分夺秒、千方百计,其中的艰难困苦此前从未对外披露。五菱制造的第一批口罩绝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它是用冲压工艺把两边的无纺布和中间的熔喷布压在一起,口罩两边打孔,附带棉绳,佩戴时需要自行把棉绳穿在两边的孔里再系上。这种急中生智的智慧,你不得不佩服。
所以在广州,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说:“你要与天斗,谁也斗不过,还是与自己斗,挑战自己。有一些事情说它脆弱也不脆弱,疫情发生可以抵抗,可以研制疫苗,长期又战胜疫情了。短期内的挫折不是脆弱的表现,这不是人类本身说了算,企业也是如此。但是人类的伟大之处是可以认识到问题,能够复活。不是没有遇到困难、没有问题、不受打击,那太理想化了,所以,还是人伟大。”
长安汽车副总裁叶沛也非常乐观。他说:“疫情是个试金石,这个时候有一些企业会等、会看,我们千万不能等、不能看。先动起来的就可以把销量先拉动起来,并且能保持你后续的优势。这时候你选择等待的话要付出代价。”这几句话可以说是字字珠玑,但当时能领会的人恐怕不多,显然,长安汽车抓住了机会。
对此,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也明白,疫情考验的更多的是企业而不是个人。他说:“从概率来说,疫情对企业的风险大,对个人的风险不大,企业是出现一个(风险)可能是要停工停产。对个人来说,这个概率很低,且(新冠病疫)死亡率也很低,我个人来说并不担心。”
当然,在当下的时代,个人的命运是和企业的命运不大可能分割,特别是对于企业领导人来说,个人必须要考虑全局,所以在疫情重灾区武汉,竺延风说:“ 1月23号早上六点多我得到信息,说是10点封城。我本来想着最后再走,23号下午五点飞长春,24号过节。23号早上起来就往机场赶,但在路上有点犹豫,感觉不好。我在政府工作过,以前SARS也参与过(抗疫)。到了天河机场,飞机停了,买了一张长沙起飞的票,准备开车到长沙,从长沙回家,后来我和司机说,离开武汉之前,你停下来,让我想一想。从机场回来往长沙走的时候,我说不行得回去。”
就这些点点滴滴,就这些小我大我,构成了“贾可行”的全部篇章,亲爱的读者诸君,如果您不想让时间流走,请阅读汽车商业评论杂志上的每一篇文章。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78-888888
公司名称奇瑞汽车安全自控装置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河南 开封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奇瑞汽车安全自控装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奇瑞汽车安全自控装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78-888888  公司地址河南 开封